独家专访|从那班“开往春天的地铁”上,耿是主角!

2021-11-19 09:00:06 文章来源:网络

最近,在东方卫视热播的电视剧《突围》里,耿乐饰演的牛俊杰,让观众眼前一亮。耿乐告别了从前文艺青年的形象,剧中他松卷微乱的头发,大声地怼贪官、怼老婆,开会迟到、听会睡觉的样子还被观众竞相制作成了流行表情包。“发型还是我自己设计的!”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耿乐日前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说,“其实演戏和画画一样,要耐得住寂寞,从前背着画板在火车站、在乡村里写生时,你用心凝望过的人和山,会永远印在心里!”

图说:耿乐在《突围》里

因喝酒“入围”突围

在很多观众心里,耿乐仿佛还是从前《头发乱了》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中那个潇洒飘逸文艺青年的样子,这次,要不是闫妮的邀请,可能观众还看不到耿乐饰演的牛俊杰。

从耿乐第一次与闫妮合作《女子军魂》算起来,快十年了。耿乐说:“我们合作过很多次,能和她成为好朋友,也是因为我们都喜欢研究剧本,几乎每一次合作,我们都会在片场就一场戏、一句台词,讨论上两三个小时。”片场里为了戏寸步不让,片场外他们酒逢知己,“她酒量不如我,但比我能熬夜,也能聊!”有几次耿乐实在熬不过她,喝着聊着就睡着了。

这一次,耿乐能来演《突围》,也是因为闫妮的一次邀请。那天,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闫妮对耿乐说:“最近接了一个剧《突围》,里面有个我老公这个角色,你可以来演!”耿乐知道周梅森的大名,问闫妮:“我和这个角色像吗?”“不像!你和牛俊杰哪儿都不像!”“那我也不能不看剧本,就凭你一杯酒接戏啊!”后来看了剧本,耿乐和闫妮一样,爱不释手。

图说:耿乐和闫妮在《突围》中饰演夫妻

来到剧组,要演出“牛魔王”的气质,耿乐要改的不仅是一头文艺飘逸的长发,还要学着大声嚷着讲台词。“最难的还是台词里那些专业术语,尤其是煤矿、能源、股权结构……这些从来没有接触过,但角色需要我脱口而出。”耿乐下了不少功夫将这些台词背熟,可是到了现场,和从前的合作一样,闫妮又给耿乐加了难度,“她帮我设计了很多肢体动作,现在看来效果真不错!”

耐寂寞用心体会

在《突围》中,他能给自己设计造型,这得益于他专业的美术功底。耿乐有多爱画画,从他给儿子起的名字“乐那多”也能看得出,“我喜欢达·芬奇,给儿子取名字的时候,我正好想到达芬奇的全名叫莱昂纳多·迪·皮耶罗·达·芬奇,于是乎儿子的名字就叫莱昂纳多,翻译成中文就是乐那多。”

图说:耿乐和儿子

从3岁开始学习绘画,耿乐小时候的目标是当一名画家,背着画夹周游世界,然后在世界各地办画展。“其实画画练的不是手,而是用眼睛观察,是用心去体会。”耿乐说,“读书时练习素描,要待在画室里连续一个月,每天4个小时,就盯着大卫的雕像,笔下也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,没有掌声和鲜花,只有孤独和寂寞。”耿乐至今依然记得老师对他说的话:“观察就要像蚂蚁在雕像上游走一样,走过每一个凹凸和曲线,再把心放在笔尖上!”

对耿乐来说,画画开心的时候是出去写生,背着画夹,坐在人潮涌动的地铁站、火车站,或是山清水秀的乡村,静静地看人、看山、看水……“如今生活和工作很忙,再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像从前那样去写生了。尽管有时候也会手痒,但我没法画着玩,画画和拍戏一样,都要认真对待。我如果没有做好准备,画出来也是不负责任的。”虽然画画的时间少了,但因绘画养成的用心观察的习惯耿乐却一直保留着,“随时随地,帮你送快递的小哥,上门为你修水管的大哥,开出租车的的哥……我都会认真和他们聊天,仔细地看他们一举一动。”他曾看过的人和山,都印在他的心里,也融在了戏里。

图说:耿乐晒出的自画像

为办画展来演戏

1993年,耿乐正顶着一头长发,为梦想的画展四处奔忙筹资。那一年,导演管虎也在为筹拍处女作《头发乱了》到处选演员,他想找一个长发飘飘的摇滚青年,于是就去了美院碰碰运气,一进学校的大门,管虎就看到了耿乐。耿乐本不同意,但得知能拿一笔片酬,能解画展资金短缺的燃眉之急,便答应了。缘分就是这么奇妙。《头发乱了》杀青,管虎认真地对耿乐说:“我觉得你更适合做演员,这比你当画家更有前途。”于是管虎又把耿乐介绍给姜文,在姜文的处女作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演男二号“刘忆苦”。拍完这部电影,耿乐放弃了高校任教的机会,决定以演员为主业,画画为副业。

这么多年,耿乐拍过很多大导演的作品,张一白的《开往春天的地铁》、陈凯歌的《百花深处》……和他搭档的女演员徐静蕾、小陶虹、高圆圆、梅婷、小宋佳,都已红过一轮,耿乐却一直不温不火。前两年,他跟着电影《嘉年华》参加威尼斯电影节,耿乐上网看到95后的年轻人在评论:“这谁啊?不认识。”有人回复:“这你都不认识?我是不是暴露年龄了?”

图说:耿乐

“其实这些年,我一直在演戏,我也不喜欢一直重复以前的角色,我喜欢挑战自己。”耿乐说。他剪去长发,立志告别文艺小生,可挑战的路上,总难免遇到粗制滥造的剧组——这边穿着古装在皇宫,那边的工人拿着冲击电钻改布景,连对白都听不清,只能看口型,导演为了赶一天二十场戏的进度,也就这样过了。身边有些朋友劝他不要追数量要爱惜羽毛,也有人说要在片场摸爬滚打100部,才能历练出来。

迷茫的时候,他总是会问自己当年为什么不继续画画,要去做演员。后来他在画画与演戏中找到了平衡,“画画是在白纸上创造幻象,电影是把你放到镜头的环境中去制造一个既梦幻又真实的世界。”他也就释怀了。于是,他就继续心无旁骛地演戏,厚待每个角色,积跬步,行千里。(新民晚报记者 吴翔)

来源:新民晚报

佛山发布编辑部策划

设计:郑健欣

责编:邵毅东

审校:刘燕君

监制:李琳

来源:佛山发布

上一篇:钟丽缇:一心想为爱情保鲜,光棍节示爱老公推理科幻剧来了,帅气男寻查校园神秘真相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平凉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